我们眼前所见的也正在看着我们

2019.09.15-10.20

2019年年9⽉月14⽇日,⼯工作室画廊将于画廊空间呈现德国艺术家Dagmar Keller在中国的⾸首次个展《我们眼前所⻅见的也正在看着我们》。值得 ⼀一提的是,她将同时作为⼯工作室画廊的下⼀一位驻地艺术家在项⽬目空间进⾏行行为期两个⽉月的驻地项⽬目,这也意味着⼀一系列列围绕镜头、视⻆角和 观念的视觉盛宴和感知⻛风暴暴将被开启

此次展览上的作品均来⾃自2018年年艺术家在上海海期间完成的摄影项⽬目。其中包含了了三组系列列作品:“收藏家”、“我的亲爱的”和“⾯面对”。 作品“收藏家”系列列被呈现在七幅接近于身⾼高等⽐比的宣纸上,⾄至于中央展厅。 这些拾拾荒者们每天⾏行行⾛走在繁忙的商业街上,从⼀一个垃圾桶到 另⼀一个垃圾桶移动的过程中,会⽆无数次地经过⼀一个个巨幅的⼴广告牌,这些⼴广告牌上展示着理理想化的森林林样貌与周围的现实形成了了强烈烈的 反差。有趣的是,这些看似⼈人为制造的⼴广告场景中却⼜又不不禁使⼈人联想到传统的⼭山⽔水画。在其中,身肩重担的拾拾荒者们看起来就像是从不不 同时代⾛走来。对⾯面这些场景,艺术家开始思考⼈人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以及我们想要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愿望。⽽而另⼀一⽅方⾯面,这些场景也 揭示了了当代⼤大型都市现实中的残酷反差:有些⼈人可以不不不不假思索地尽情追求消费,⽽而另⼀一些⼈人却只能通过收集他⼈人的废物来谋⽣生。  

左侧展厅中的影像装置“我的亲爱的”是⼀一组数量量庞⼤大的肖像摄影系列列,拍摄于上海海外滩。艺术家在这⾥里里可以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 并通过他们的⼿手机镜头洞洞察到了了他们的真实⽣生活和社交习惯。由于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数字化发展,我们每个⼈人的私⼈人空间与公共空间 之间的分界线开始变得模糊。你还记得,在什什么情况下你会使⽤用视频电话?视频电话⼜又给你与周围的的沟通带来了了什什么样的变化?

最后⼀一个展厅,摄影装置“⾯面对”这组作品讲述着我们周遭图像的强⼤大存在。艺术家⽤用喷墨墨打印将图像呈现在了了半光泽的海海报纸上。并⽤用 贴墙纸的⽅方式矩阵式地呈现在空间的两处墙⾯面之上,给视觉造成了了“⽆无法回避”的冲击。

艺术家 :
回到顶部